信息无障碍
首 页  │  走进纪委  │  学思践悟  │  法律法规  │  廉政视窗  │  互动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廉政教育>>勤廉楷模
C919总设计师、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光辉——让梦想一飞冲天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 2018-02-06

  吴光辉,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C919大型客机总设计师。曾任603所副所长,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副院长,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院长、党委副书记,998型号总设计师,ARJ21型号总设计师,大型运输机研制现场总指挥。

  曾荣获国防科技成果一等奖,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一等功,国防科工委个人一等功,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科技成果一等奖,全军科技成果一等奖,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航空报国杰出贡献奖”,“国防科技工业系统劳动模范”称号,“国防科技工业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称号,2011年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1月29日,由中国科协、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典赞·2017科普中国”活动在京举行,国产大飞机C919首飞成功获评“2017年十大科学传播事件”。“大飞机等重大科技成果相继问世”被写入十九大报告。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新年贺词中,为“C919大型客机飞上蓝天”喝彩点赞。

  2017年5月5日14时,上海浦东机场,一架蓝绿涂装、尾翼上标有“C919”字样的飞机从第四跑道启动、滑行、加速、一飞冲天。那一刻,现场沸腾。C919首飞成功,开创了中国民用航空工业新时代,蓝天上终于有了一款属于中国的完全按照世界先进标准研制的大型客机。

  成功的花儿,人们往往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今天就让我们走近她的“浇灌者”——C919总设计师吴光辉和他的团队。

  C919,绝对的中国制造 

  “我应该是比较早看到飞机的。”吴光辉回忆说,“当时大家还在找飞机在哪里,我已经看到了。”

  或许,这是一种心灵感应,早已超越了设计师与产品之间的单纯关系。首飞成功后,吴光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气动外形和机体结构来说,C919的每一条线,每一个面,每一个元素,都是我们自己的,每一个‘DNA’都是我们自己的。我们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

  2017年11月10日,C919再起飞,并首次远距离飞行1400多公里,从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前往陕西阎良。也就在这个月,吴光辉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对中国人来说,C919有太多值得骄傲的地方:第一次按照世界先进标准研制现代干线飞机;第一次自主设计超临界机翼就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首次成功应用3D打印钛合金零件,建立了钛合金3D打印专用原材料及产品规范;经过10年探索,大规模使用铝锂合金材料……

  C919是一个全新的机型,中国商飞作为主制造商,除了要进行大量的核心技术攻关外,首先要做好飞机总体的顶层设计。主制造商只有对飞机的总体情况把握清楚了,才能给出各个系统的技术参数,告诉供应商要提供什么规格或性能的产品。通常所说的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就是针对飞机整体设计而言的。没有整体设计,即使把全世界最好的发动机、机身、飞控、电传等组合起来,也得不到一架能飞的飞机。

  “正因为我们自主进行了顶层设计,才敢拍着胸脯说,C919是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是我们自己的大飞机,绝对的中国制造!”吴光辉说。

  再难,也要把大飞机搞上去 

  大型客机研制是一项高端复杂的系统工程,放眼当今世界,能够研制大型客机的只有美国、欧盟和俄罗斯等少数几个国家和地区,世界大型客机市场基本上为波音公司和空客公司所垄断,大型客机研制之难可见一斑。

  再难,也要把大飞机搞上去!中国商飞公司自成立以来,受到党中央高度重视。吴光辉告诉记者:“2014年5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中国商飞设计研发中心时指出,我们要做一个强国,就一定要把装备制造业搞上去,把大飞机搞上去,起带动作用、标志性作用。”3年多来,总书记的嘱托一直在吴光辉耳边回响。

  牢记着这份沉甸甸的嘱托,吴光辉和他的团队一起,日夜奋战在研制一线。

  为了能真正从飞行员的角度体验大飞机的细节,吴光辉甚至决定去考飞行执照。2013年开始,他挤出时间去湖北襄阳学习飞行。C919首飞之后,当初和他一起学习的年轻小伙子才知道,那个“开着一辆有些年头的车,来学开飞机的普通老头”,竟然是C919的总设计师。如今,提起“早上七点背个包,和年轻人一起站队”的生活,吴光辉还颇有几分骄傲和怀念。

  C919首飞之前曾经在浦东机场进行长达数月的地面试验。在此期间,吴光辉基本上每天都在现场,以便及时掌握试验情况,协调解决出现的问题。有时候晚了,就在试验基地的宿舍住。

  2017年2月初的一天,滑行试验结束后,飞机出现一些问题。当天晚上,吴光辉和机务保障人员一起在机库中排障。数九寒天,在四面透风的机库中年轻人都有些扛不住。看到吴光辉这么拼,大家都有些不忍,纷纷劝他先回去休息。他却执拗地披着件军大衣,蹲守在飞机旁。凌晨3点,问题解决了,长舒一口气,吴光辉才去打了一会儿盹。早上7点,他又出现在试飞中心的监控大厅。

  在一些年轻工程师眼里,吴光辉不仅是一位领导,一位专家,更是令人敬重的长者和对照的标杆。

  这么长的时间里,就专注地干航空这件事 

  谈到自己的成长经历,吴光辉说:“小时候,我就喜欢摆弄一些电子零件。高中时,我自己动手组装了一台收音机。拿一块胶木板,钻个孔,打个铆钉,加一个变压器、一个整流器、一个空气电容。组装成功以后,效果还不错,能听新闻,还能帮助学外语。应该说,这个爱好对我走上航空之路有一定影响。”

  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吴光辉考取南京航空学院。回忆起当年的时光,吴光辉感慨地说:“我刚进校的时候,学习基础不是特别好,物理、化学、英语等课程还行,但是高数明显感觉吃力。”为了赶上其他同学,吴光辉把课余时间几乎全用在学习上。有时为演算一道高数题,他长时间沉浸其中,等成功解答出来,才发现整个教室只剩下自己。

  大学毕业后,吴光辉被分配到位于陕西阎良的603所工作。忆及那段岁月,他觉得自己很幸运:“我去的单位非常好。好在什么地方呢?一是有项目,有任务,这样年轻人就有学习和成长的机会。另一个好处是阎良交通不便,相对闭塞,这反而有利于静下心来钻研业务。”

  “那时候,从阎良到西安,坐车得3个小时。去一次西安,一大早上走,晚上才能回来,车次还很少。在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很少外出。除了春节的探亲假,我20多年几乎没有休过年假。这么长的时间里,就专注地干航空这件事,别的基本上没考虑。”吴光辉说,“干我们这一行的,都有一种航空情怀,一个航空报国的梦想。”

  C919首飞和再试飞成功后,公众很想知道国产大飞机什么时候能投入航线运营,中国人什么时候能坐上自己生产的大飞机。

  对此,吴光辉很清醒:“首飞和再试飞成功,我们只能说是松了一口气,但远远没到可以停下来休息的时候。下一步,C919的主要工作就是进行适航取证。”

  吴光辉满怀信心:“虽然有困难,但我很欣慰地看到一支年轻队伍正在快速成长。中国商飞35岁以下的年轻人占了75%。这支队伍在经验方面可能有欠缺,但是有朝气、肯拼搏、后劲足。”

  未来的路还很漫长,还有许多未知的风险和挑战,但有像吴光辉一样矢志蓝天的民机人,中国人乘坐自己的大飞机,已然不远了。(记者 刘一霖)

 
 
 
 
本网站建议使用IE 8.0及以上版本,1024*768显示器分辨率,增强色16位
中共嘉兴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嘉兴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备案证编号:浙icp备05078365